河南男子讲述:陷入贵阳“连锁经营”被21名“年入百万”的人洗脑

12月3日上午,网友安先生拨打多彩贵州网新闻热线称,为避免他人上当受骗,想借助媒体“曝光”在贵阳花果园小区的一群人。安先生说,两个月前,他被老乡以“做生意挣大钱”为由,从河南喊到了贵阳花果园小区。在11天时间里,安先生被21个自称“年入百万”的人进行了1对1的洗脑。安先生认为,自己陷入了“连锁经营”传销组织。





想挣大钱,河南农民被亲戚喊到贵阳



安先生是河南驻马店人,以务农为生。9月27日,安先生架不住小姨子芝华(化名)的一再邀请,来到了贵阳。小姨子告诉安先生,贵阳修了很多新楼盘,做装修生意可以挣大钱,比务农强多了。因为是亲戚,安先生相信了芝华。



芝华是在2018年5月时,被老乡伟达(化名)从河南驻马店叫到贵阳的。早在今年2月份,芝华还把6个家人带来了贵阳。



伟达对安先生说,他之前在驻马店做保险生意。从2年前来到贵阳后,做生意挣了很多钱,“每天过着穿西装,踩皮鞋,拿公文包”的生活。伟达还炫耀说,自己有200多个“部下”,芝华是其中一个。



安先生到达贵阳的第一天,芝华说不着急谈生意的事情,先休息两天。9月28日,芝华和伟达带着安先生到贵州省博物馆逛了一天。



9月29日,芝华和伟达说,要带安先生去考察项目。这时候,他们突然告诉安先生,项目的名字叫做“连锁经营业”,并不是之前所说的装修生意。芝华说,他们做的是国家项目,可以把团队成员打造成国际商人,是连锁经营。



自称来自云南的一位团员则告诉安先生,“连锁经营”是2008年从广西引进到贵阳,在贵阳已经有11年的时间。“连锁经营”并没有提供商品服务、威逼利诱,也没有绑架队员、扰乱社会治安、扰乱居民的生活,所以并不是传销。他还表示,“连锁经营”是责任制,只有员工挣到钱,“上面的人”才能挣到钱。



安先生觉得有些奇怪,但也没往深里想。



11天里,被21个“年入百万”的人谈话



从9月29日开始,芝华、伟达等一行人便带着安先生开始了所谓的考察。



伟达等人在花果园租了近20套房子,每套房子一般有3个房间,每个房间都住着一个“老员工”和一个“新员工”,但是“新员工”经常会被要求换房间。



安先生就住在花果园R1区10栋2单元的某房间。



9月29日起,芝华、伟达每天带着安先生辗转于不同的房子。



安先生算下来,他每天平均要去4套不同的房子。每到一套房子,都有1个“老员工”对安先生进行一对一的谈话。



“谈话一直持续到10月6日,8天时间里,一共有21人给我‘上课’。”安先生说,这些人大多自称“经理”,年收入百万以上。每次,他们都会和安先生谈1个半小时的“生意经”,帮规划安先生未来,劝他加入他们的“团队”。



10月3日晚饭时,5个自称是“精英”的人给安先生讲解了行规《生活经营管理20条》。条例包括:不能谈恋爱;不能使用私人手机号,必须使用集团手机号;不能经常给家人朋友打电话等。



这5个“精英”中,一20多岁的男子自称是甘肃人,但安先生听他的口音,明明是和自己一样的河南话。就是从这一刻开始,安先生感觉到了不对劲。但为了不打草惊蛇,安先生依然表现得很顺从。



这群人走路不走正门,且几乎不坐电梯



10月4日晚,伟达和一名山东男子告诉安先生,只要发展2000人进团队,并让他们每人缴纳69800元,安先生就能拿到1080万元的酬劳。



安先生说,这期间伟达都睡在他的隔壁床。安先生平日的活动,除了去厕所外都有人贴身跟着。“老员工”告诉安先生,晚上不能玩手机,10点半不能出门。



有一次,晚上9点多了,安先生很坚决地提出想去小车河湿地公园逛逛,“老员工”们实在拗不过,便叫了个人全程陪着。



安先生发现,这群人出门从不开车或打车,去远的地方就骑自行车或坐公交,也不走正门只走偏门。并且几乎不坐电梯,总以锻炼身体为由走步梯,步梯也是从负1负2层出入。有一次,他们带着安先生一口气走了12层步梯。



“从9月29日到10月6日,我每天寝室难安,难以入眠。还好我身体强壮,他们并没有把我怎么样。”安先生说。



从10月2日开始,“团队”里的人一直在催促安先生交钱加入“团队”。安先生说没现金,要回家把家当卖了再交钱。10月7日早上,安先生以“回家筹钱”为由,乘坐火车离开了贵阳。



离开贵阳后,芝华和伟达也一直电话询问他的筹钱情况,不停催促他加入“团队”。10月中旬,芝华还专门给安先生的女儿打电话,叫她也来贵阳。安先生知道后,叫女儿拒绝了。



安先生告诉记者,他已向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派出所报警了。[此文来源于多彩贵州网,版权归原作者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]



展开全文

最新文章